加载中...

名院风采

名医风采

热点文章

第九届全国疼痛科主任峰会延期通
《疼痛学》荣获两项政府大奖
第九届全国疼痛科主任峰会通知
中华医学会疼痛学分会第四届第五
中华医学会疼痛分会历届委员名单
中华医学会疼痛学分会第六届委员
山东省立医院获批“中华医学会疼
中日友好医院疼痛科成功举办了联
中华医学会疼痛学分会第九届全国
远离腰背痛,享受事业和人生

基础研究

个性与疼痛

浏览

 

几个世纪以来,人们都试图将人群分类—古希腊人根据体液将人划分四种;传统中国医学通过能量的多少来分类;印度医学则提出三种Doshans,或者说“神之元素”(divine elements)。随着对细胞学说的了解,西方医学更多的关注还原论,即关注具体的器官系统和细胞发育过程,临床医学实践也倾向于将心理和身体分开,好像它们是不相关的整体。尽管如此,研究者仍在继续寻找着个性,生理和疾病的关系。当我们发现生理学和心理学的研究成果有趣的结合在一起时,再返回去研究古代人们所描述的个性分类是非常吸引人的事情,更近一些的研究集中在对艾森克的工作成果的重新解读,他在1951年提出神经质是一种遗传的“生物学单位(biological unit)[5]”,这一论断预示了如今对内表型(endophenotypes)的研究。

神经质经常会被与被试对疼痛和躯体症状的报告联系在一起,虽然人们对是否它只是一种过度报告的效应还有争议[3,9,11]。大量在正常人和病人身上做的实验室研究反对这种观点,并且提出了其中的生理学基础。Vossen等人使用电刺激并同时记录脑电图(EEG)进行研究[16],提出神经质缓解了皮层对痛的加工。在功能性消化不良的患者中,研究者发现神经质与降低的心脏迷走神经张力(cardovagal tone)以及相应的症状相关[8]。虽然这些发现很有趣,但普遍的、可重复的可以用来清楚区分个性特征的联系还很不足。每一类发现都是特定的实验设计,测量系统以及特定人群的结果,还没能飞跃成一种统一的“体液”说。

在疼痛领域,Paine等人[13]进行了一个关于个性,躯体和内脏痛感知以及自主功能的复杂研究。这个研究在测量方式的结合和对结果的描述方面是很新颖的。作者在健康被试身上发现躯体和内脏痛都会导致交感和副交感神经系统的活动增加,并且自主功能活动(特别是整个实验中的心脏迷走神经张力)和神经质有关。

自主神经系统(ANS)显然在联系心理特质和生理症状方面起着作用。在中央神经系统中,ANS主要由与疼痛、内感知觉和行为[2,4]相关的脑区组成。在外周,ANS与所有躯体系统相连接。到目前为止研究ANS的困难在于无法测量遍布整个身体的处于活动中的ANS。目前使用的一个研究ANS功能的主要窗口就是心血管系统。交感和副交感张力之间的一种复杂的平衡调节着心率和血压,因此无法把单一成分的影响分离出来。虽然对交感活动的测量有更多的争议[1],但对心率变异性(HRV)的测量是分析心脏迷走神经贡献的有用工具。心率变异性的测量在被广泛用于实验之后,很多人发现它的缺陷,其中包括测量结果前后不一致性以及实验设计中必须至少1分钟的时间限制。于是Paine等人则选择了较少公布的测量方法的一种,包括通过脑镜测量心脏迷走张力 [10]和“东一交感指数”的[15]测量。这种方法使作者更灵活地测量短的时间间隔,缺点是缺少最初方法学的验证。

许多研究结果提示ANS的交感和副交感分支以多种方式在一种既定情形下与保持特定的内稳态相互作用。尽管在面对一个痛刺激时研究者通常期望观察到回击或逃避反应,但在这种实验范例中那些反应是很短暂的。一旦即刻的内脏窒息威胁(在食道中放置气球)通过,被试会以过度警觉的“强直-冻结”反应(“tonic-freeze” response)来适应局部气球膨胀带来的不可逃避的威胁。在镇痛[12,14]的动物模型上已观察到交感和副交感神经的共同作用。在人类,性侵犯[7]案例中会出现“强直-冻结”反应,并且这一反应可能是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6]的一个微弱的预示因素,但这一反应还没有在实验室的痛模型中发现。更令人惊奇的是在躯体痛条件下也观察到强直-冻结反应。尽管作者设想这可能是由于实验模拟造成的特殊的不愉快感引起的,但整个实验中食道气球的威胁是不容忽视的。

对个性、自主功能和痛感知之间相互纠结特征的分析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最近的研究还没有揭示清楚它们的关系。这些行为反应的差异可能随着被试(性别、年龄、个性或处理风格),环境(自然环境或实验室环境)或任务(可控的或不可控的,持续的或间断的刺激)的不同而不同。对多种实验方法的仔细评估是很必要的,而且倾向于使用更标准化的测量方法可能会帮助我们解释不同的研究数据。这种方法具有如此多的缺陷,那么它的用处是什么呢?在确定痛经验的不同成分的过程中,我们可能会更好地理解疼痛和痛苦的起因,从而导致更有目的性,更个性化的治疗方式。谨慎的数据解释,方法学的仔细评估,大样本量的应用将推动这一领域的研究继续向前推进。

 

(作者:Kirsten Tillisch  译者:齐伟静  修改:李佳音)

 

本文出处:

Personality and pain: Back to the four humours?

Editorial / PAIN 144 (2009) 223–224

Kirsten Tillisch

 

  • 疼痛学会论坛
  • 恩华药业
  • 钰龙惟康
  • 北京圣途安
  • 汉和唐医疗器械
  • 景峰制药
  • 智杰华隆
  • 高思名创
  • 安蒂艾克医疗设备
  • 洽圩国际
  • 中国疼痛医学杂志
  • Copyright © 2006-2013 中华疼痛学会 京ICP备05027168号
    电话:010-83192085 疼痛技术在线交流群:245218727
    技术支持:讯搜易晟   ;